【DYED CITY GIRL】vol.3 | Tina


在這個高樓大廈林立、生活灰沉的都市中,漂染了醒目髮色的女生往往令人精神一振,不禁望多幾眼。一直以來世人對顏色像是有一定的理解標準,但過份絕對又會抹殺了顏色的可能性。敢於無視世俗目光,把顏色放到自己頭上,背後或許是單純出於襯衫的考慮,又或許是所選擇的顏色賦予她們一種信念。正是這種神祕感令人想了解她們眼中的世界,以及內心世界更多。

Tina // @tinalam

「Monday blues」經常被掛在口邊,藍色向來有讓人傷感沮喪的感覺。本地純素甜品品牌Moono主理人Tina,淡淡藍色短髮加上溫文的外表,雖然說話不多,但以一身綠色撞黑色的打扮令人有豁然一新的感覺,像是自帶著治癒的氛圍,跟藍色給人的既定感覺截然不同。若有留意開這個甜品品牌,不難發現由產品的呈現、包裝、到Instagram和網站都有著整齊而不單一的精緻感覺,令人想更了解主理人Tina對創作甜品有美學追求的同時,顏色在她眼中又有著怎樣的意義。




藍色意義

藍色會令人聯想到海和天空,這也是Tina喜歡藍色的原因之一,「我都鍾意海,畀我嘅感覺好Peaceful,可以暫時放低個人同工作上嘅煩惱,Focus喺海浪起伏、動態度。」Tina認為藍色帶給她平靜、憂鬱的感覺:「本身自己情緒都唔係好高漲嗰啲人,算係比較平靜,即使同朋友一齊玩都係比較冷靜嗰個。」

如果說Tina是個很「藍色」的人,不同的藍色就呈現了她不同面向,她認為偏灰的藍色是最形容到自己獨處時的狀態,比較感性;而做甜品和與朋友相聚時是淺藍色為主,較天馬行空和開心;身為貓奴的Tina形容跟貓貓一起時就是Pastel blue,有療癒心靈的感覺。


拒絕一式一樣

「染藍色頭髮呢個Action,跳出咗黑色呢個框框去嘗試一啲新事物,其實同我一開始整甜品嘅態度係有啲相似。」

Tina本身以短髮為主,當嘗試過不同短髮造型後,就萌起改變髮色的念頭:「我係一啲好怕悶既人,唔可以同一樣嘢做重覆幾廿百次。」髮型的改變也正好與Tina的經歷互相映襯,Tina當初由廣告美術毅然轉行到做純素甜品,源於美術工作遇到瓶頸位 。當她細想自己未來十年的路時,決定辭去工作,尋找與甜品相關的工作去學習,體驗一下以甜品為工作是甚麼一回事,更因此建立了屬於自己的甜品品牌。有趣的是,熱愛新鮮感的Tina作為甜品品牌主理人,原來有冒起做Fine dining甜品兼職的念頭。





對「Share happiness」的堅持

雖然藍色遍布Tina的世界,但自從開始做甜品後,接觸更多不同的人,這個多元化的城市在她眼中變得愈來愈彩色。因此Moono有一個宗旨:「Share happiness」,她希望自己做的甜品可以為他人生活帶來快樂和色彩。「整甜品會以自己為先,一定係自己鐘意嘅口味」這種從自己出發的堅持或許成為Moono受歡迎的不可或缺元素之一。純素甜品有別於一般甜品, 蛋和奶在每道甜品中擔當著重要的角色,而無蛋奶的純素甜品需要利用其他食材去做出相似口感和味道。Tina認為要打破既有觀念去研究不同方法,不停思考失敗原因才能創作出令人快樂的純素甜品。


以髮色拉近距離

Tina平時以素色打扮為主,染髮前比較多穿鬆身連身裙,染髮後她直言感覺要打扮較有型、成熟風格,貼身衣服先Carry到。她同意髮色是Fashion一部分,「染頭髮之後就算著全黑都好似有個造型係到。」

Tina表示現時愈來愈多人染不同顏色頭髮,大眾接受程度愈來愈高:「染頭髮係好個人嘅事,自己想做就做,唔需要理人點睇,冇人可以阻止到你。」她認為染不同髮色的女生都是有自己想法並對Fashion和美感都是有要求、想法,不會單純跟隨主流。對於本身性格慢熱的Tina,她自覺第一印象會令人覺得有距離感,笑言因為自己懶得打開話題,但染髮後似乎拉近了與其他人的距離,多了一些人以髮色作為開場白,稱讚她髮色好看,這算是意想不到的收獲。



在這個急速的城市中,享受甜品是很多人稍作喘息的小確幸,從Moono的甜品展現方式到髮色、打扮都感受到Tina對美感有一定執著。對Tina來說,藍色是令她最舒服的狀態,亦是最能夠放在身上的顏色,藍色與她好像形成了密不可分的關係。雖然Tina整個訪問都表現得含蓄內斂,但能切實地感受到她內裏的沉著,她堅信與其做人對手不如自己命運自己主宰,利用創作甜品把快樂帶給大眾之餘,同時為自己熱愛的事奮鬥,可能是當下最踏實又有意義的事。


 

Photo & Video by Lokman Tang

Interview & Text by Venus Ch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