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l Boss獨白】 vol.2 Running Ashtray | Doris


現今社會中 ,大多數人為求一席安穩,過著庸庸碌碌的「打工仔」生活,而有些人則選擇在這片寸金尺土的地方做最「唔抵」的事:追尋夢想開店,當中更有不少是女性。每個女店長都散發著「能人所不能」的氣息,既有忠於自己的決心,又有無懼失敗的勇氣。開店背後又有否宏大理念想帶給大眾,抑或是單純想分享所喜愛的事物。當中的日常大小事都值得我們發掘,了解她們的信念和所得所失。

Doris (Running Ashtray) // @running.ashtray


Running Ashtray,位於屯門工業區的恒威工業中心,由男店主Swing和女店主Doris經營。當天Doris身穿性感上衣和毛毛外套,再以長Boot配搭皮質長裙,抱著小白公仔,坐在店裏的標誌粉紅吊椅受訪。Running Ashtray的IG主要由Doris擔當Model,Swing負責攝影,融合兩人各自專長及感興趣的事在店舖當中,而店內主要售賣各種他們稱為「可愛、性感、黑暗、怪異」的精緻選物,有時更會出現DIY改造物,以店主視覺將產品改造,藉此向大家推廣自己所喜愛的事。尚未到達店鋪,已聽到店主悉心挑選的音樂,店內亦散發一股令人目不轉睛的氣場。它的佈置以粉紅色為主調,每個角落擺放了不同精品,讓人想留下來駐足欣賞。


「唔知呢,係咪每個年代都會覺得以前啲嘢靚啲,上一個年代或者上一個Generation嘅嘢好啲呢?」Doris抱著小白,邊笑邊說。Running Ashtray的風格容易被稱作Y2K,而Doris認為當初喜歡是因為自己出生於90年代,童年本身正是千禧年代,耳濡目染下自然喜歡小時候玩意,譬如小白和電子狗。恰巧這些東西在那個時代成為一股熱潮,但自己並不會因為潮流倒退而不再喜歡。關於風格,她沒有以Y2K來限制自己喜好,反而很喜歡被形容為台語:「ㄎㄧㄤ(kiang1)」,意思是「好爆、好痴線」。



Running Ashtray的起源

Running Ashtray的誕生源自於2019年社會運動,Doris被當時社會氣氛影響,那股厚重的無力感緊緊包圍每一日,令她感到十分絕望,而身邊朋友事後很快便能梳理情緒,恢復原來狀態,並希望能利用自己擅長的事,為自己和社會提供多一分綿力。「大家都可以咁樣維持到,咁我應該都要試吓。」Doris受朋友啟發後,決定為自己喜歡而擅長的事而努力,寄望能在社會中泛起少許漣漪,便與Swing開始了Running Ashtray。


亂世中的綠洲

Doris當年Quit U後曾做過不同職業,當中更曾到支援男性性工作者的NGO裏工作,令她希望把學到的事帶回店裏。Doris當時十分欣賞Sex worker的敬業精神,他們絕對不會草草了事,反而盡力提供服務,非常尊重整個交易過程。她形容每次探訪都十分深刻,房裏的燈光、喇叭、香薰⋯⋯一切都準備妥當,務求令客人感到舒服自在:「如果你去到一個環境,佢嘅音樂,同埋佢嘅氣味令到你印象深刻,咁你就永遠都會記得嗰度。」除了體會到環境和氣氛的重要性,Doris還學會了買賣過程不單只是售賣產品,令客人滿足和開心亦是關鍵。如果你也和我一樣,是第一次探訪這家小店,必定會被這裡的氛圍所吸引;有趣是當訪問進行時,店內所有燈光隨即開啟,並關掉背景音樂後,一瞬間的違和感就立即蔓延開去。


除此之外,Doris亦希望Running Ashtray能成為一個Safe space。她主動分享有男客人曾在夏季前來買泳衣,更試過遇到女學生有性取向煩惱,前來店裏跟他們訴說心事。這些都是她希望Running Ashtray除了售賣產品以外能賺到的:「我想Provide一個對性別唔忌諱嘅空間,令到大家好安全咁去做自己,同展現自己嘅靚。」正因為「性」在不少香港人眼中是個禁忌,能夠建立一個客人感到絕對安全的地方,實在難能可貴。



「我好鍾意恒威。」

Running Ashtray對客人來說是個「港口」,而恒威工業中心,這個鬧市中的角落更是個綠洲。雖然屯門工業區對大部分人來說位置偏遠,但Doris和Swing卻對這裏有著濃厚感情:「我好鍾意恒威㗎其實。除咗對好多人嚟講屯門好遠之外,我係幾鍾意呢度。」本來以為Running Ashtray的進駐會引來附近鄰居的冷眼旁觀,但事實相反,原來Doris對恒威的感情來自附近鄰里,店內的裝修大部分都是街坊幫忙組合:「冷氣是隔壁冷氣師傅幫忙組裝、櫃子是打鐵的何生幫忙拼合、鏡子是木工師⋯⋯同埋阿鍾生,我哋鄰居,佢成日都會執啲好奇怪嘅嘢畀我哋,話好襯我哋舖頭。」她搖著吊椅笑說道。可能是為了答謝這家特色小店為恒威添加不少活力,鄰居們都十分樂意互相幫忙。這些都是工廈較少見的人情味,即使Doris和Swing僅僅進駐了一年,他們依然把新來的鄰居當成「自己人」。


屯門對很多人來說是偏遠地區,即使生在香港亦有機會未曾踏足過此處,更何況是屯門的工業區,是偏遠之中的「隔攝」地帶。Running Ashtray彷彿為這乏味的地帶增添了一點活力和色彩,就像城市中的綠洲,成為客人感到安全的小角落。雖然Doris形容與男友經營Running Ashtray帶給她們不少壓力:「就好似喺個海度,成日都要摸條路出嚟咁。」但能夠在亂世中堅持,何嘗不是種生存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