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rl Boss獨白】 vol.3 白紙花舍 | Tabu


現今社會中 ,大多數人為求一席安穩,過著庸庸碌碌的「打工仔」生活,而有些人則選擇在這片寸金尺土的地方做最「唔抵」的事:追尋夢想開店,當中更有不少是女性。每個女店長都散發著「能人所不能」的氣息,既有忠於自己的決心,又有無懼失敗的勇氣。開店背後又有否宏大理念想帶給大眾,抑或是單純想分享所喜愛的事物。當中的日常大小事都值得我們發掘,了解她們的信念和所得所失。

白紙花舍 Tabu // @betabularasa @tabugotohell


留意到白紙花舍,源於數年前收到的第一束花,精心搭配過的花材配上經過設計的簡約包裝,與坊間毫無美感可言的花束截然不同,立馬打破了我對「收花好老套」的固有想法,繼而被這家花舍深深吸引Follow至今。白紙花舍如隱世桃源一樣藏於太子鬧市中,凡路過的都必定被店內擺滿各種花材的格局吸引,有股令人忍不住向內窺探個究竟的魔力。花舍由Tabu和JAM一起創立,但在不久前,她們卻在Instagram宣布搬遷,並會縮小營運規模變為Home studio模式,由Tabu繼續打理。趁著這機會,我們來了解一下主理人之一Tabu對花舍的所思所感,外表文靜的她,談起花舍瞬即手舞足蹈起來,媚媚道來花舍這些年的人與事。



地舖是「心癮」

經營花舍以前,Tabu曾從事10年飲食業,慢慢發掘到做植物標本的興趣,繼而跟拍檔JAM做花。她以「心癮」來描述開舖這事:「開舖頭呢個『癮』其實唔係好必要,有一間好靚嘅鋪頭自己打理、賣自己鍾意嘅嘢,呢件事係好大滿足。」花舍最初是位於深水埗唐樓,由樓上舖遷至地舖,她明顯感受到接觸的客群變得更多、更闊。因為花店,令內向的Tabu有機會接觸不同客人,打開了她與外界的聯繫,以Studio方式繼續經營,或許能令自己變得輕鬆一點。由地舖轉為Home studio,她笑言有如使用「縮小電筒」一樣。


即使現實殘酷,但Tabu選擇換個方式繼續經營,而非斷言放棄,源於自己對花有堅定信念:「由當初毫無野心去到而家,最多都係無咁Active、接少啲Order,都唔會諗成個品牌要停⋯⋯咁既然我會持續做花,咁無必要摺埋。」她透過花舍栽種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簡單一張枱,以至店內擺設,都承載著滿滿回憶,「開個門,有光入」這種感覺是網店無可取替的。但龐大工作量令其身體出現警號,加上變化不定的政策,種種因素令她不得不面對現實。當心癮得償所願後,她希望回歸原始,然而不論是營運生意的經驗、抑或是與人交流過程,都是她這數年開店的寶貴收獲。



白紙的無限可能性


作為花店,白紙花舍售賣的不止是花,還有她們認為值得分享的事。花舍樓高兩層,上層是拍檔JAM的小天地,擺放各式各樣的寄賣品:香水、擺設、甚至衣服都能在這裡找到。採訪當日,又有與本地甜品品牌的期間限定合作。Tabu一直認為:「舖頭咁大,可以發生嘅唔係淨係得賣花⋯⋯既然我有舖頭,咁我都可以幫助到一啲冇舖頭嘅朋友,令呢個空間可以發生嘅嘢多啲。」她選擇利用現有空間發揮更多,閒時與不同創作單位合作,透過自己力量將認為值得欣賞的作品推廣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問到這種不同可能性在經營模式轉變後會停止嗎?她斷言說不,相反沒有實體店的局限,她有機會以不同方式與不同人合作、在各區設立Pop-up 專櫃,反而可能有更多意外收獲。所以與其說是縮小規模,Tabu認為是換個方式繼續創作,她更新增副線,嘗試有別於花舍日常風格;同時不會抹殺未來再開實體店的可能性,屆時可能更清楚自己想要的是怎樣的經營模式。




「天使」員工呵護備至


談到花舍深刻回憶,Tabu二話不說是與員工的關係。一起在旺季通宵達旦、解決問題、一起成長⋯⋯她以「天使」形容自己的得力幫手。這份情誼不限於現職員工,更有一些已離職的,至今仍然會相約聚餐。「回憶多到無辦法喺入面抽出嚟,一齊經歷嘅太多,好似一個一齊湊大嘅BB咁。」Tabu回想著。雖然當初是由自己和拍擋建立白紙花舍,但能夠營運至今,所有在花舍工作過的員工,所付出的都是功不可沒。她沒有因為自己是老闆,便以高高在上姿態對待員工,反而大家以平等方式相處,甚至大小事務都是員工們照顧著,有如經理人一樣關懷著Tabu。

除了店內的格局及氛圍,夠眼利的話會留意到Tabu與花店內的員工都身穿一樣的圍裙。這條看似平凡的工作服,原來是由花舍第一位員工與其母親親手造給他們,未來亦會一直延續下去,這種與員工家人的親密關係確實彌足珍貴。Tabu有一個天馬行空的心願:「希望第日有棟唐樓,可以畀員工一人一層做宿舍,而地下就用嚟做花店。」花舍上下有如朋友般融洽相處,超越一般老闆與員工的從屬關係,是需要絕對相互信任及愛才能做到。




花是活力泉源


花在很多人眼中是奢侈品,但在Tabu眼中不但是日常一部分,更是創作靈感和生存動力:「如果我冇得做花嘅話應該都幾悶」。花,不只有純粹的豔麗,當中需要付出時間照料、學習了解它們習性、留意各項細節等,從而令她獲得心靈平靜。從Tabu的Instagram發現她有就地取材創作的喜好,利用花配合不同素材作為創作。「我對於生活上周遭嘅細微嘢都比較敏感,譬如畫面上,有啲人覺得冇乜特別、唔靚嘅畫面,我覺得加咗花落去係會有趣。 」她想像過不同元素搭配各種花的創作:陌生路人捧著花、肉檔、路邊等等⋯⋯ 她就是喜歡這些看似日常不過但又難以與花搭上關係的地方出現花這種美麗事物的違和感,以獨特角度去觀察這座城市的美。但因為花舍的工作量,令她必須從這些「冇錢賺」的創作中取捨,Home studio的轉變,是一個契機令Tabu重拾對創作的熱情。




從當初的樓上工作室、到如今的地舖、即將在未來面世的Home studio,一路走來,Tabu從沒有很大野心,單純以純粹的心經營一個品牌,目標亦只是很簡單地「希望令大家都會鍾意」。白紙花舍這個名字,當中的「白紙」蘊含「Restart」的意思,如同一張白紙一樣,有著不同可能性,同時是Tabu所堅持的信念。縱然回憶萬千,無法割捨的再多,但路仍需走。或許換個方式繼續前行,尋找更多可能性,是大家在這世道中的必經之路。


 


Photo & Video by Lokman Tang


Interview & Text by Venus Chow